• <b id="4rsmt"><address id="4rsmt"></address></b>
      <mark id="4rsmt"><div id="4rsmt"><u id="4rsmt"></u></div></mark>

      <mark id="4rsmt"></mark>
        <mark id="4rsmt"></mark>
      1. <video id="4rsmt"><input id="4rsmt"><acronym id="4rsmt"></acronym></input></video>


         

        湖南教育新聞網|馬再瑾:將最美的年華綻放在講臺

         發表時間:2019-07-12 作者:鐘武偉來源:



        本網訊 (通訊員 肖偉)在時光的流轉中,我們會遇到一些人、一些事。有的人可能轉眼不見,有些事可能瞬間忘卻。但有些人卻在你生命中始終占據著重要的位置,有些事也銘刻腦海。馬姐與她的教育故事無疑是無法忘記的,她把32年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奉獻給了她的孩子們。

        蠟燭用自我那微弱的光芒引領著人們前進。而馬姐正如這微小的蠟燭一般,用她的青春和汗水為愛她的孩子譜寫出一首首雄壯的交響曲。

        馬姐名馬再瑾,正宗長沙里手。任教32年、在麓山21年,長期在教學第一線。擔任過班主任、年級組長、教研組長等職務。她似保姆、似嚴師、似朋友、似慈母。她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,在教書育人的道路上一直追夢前行。一個個日子升起又降落,一屆屆學生走來又走過,不變的是她深沉的愛和燦爛的笑容。

        故事一:南方鬧藥

        剛進麓山時馬姐教了初三三個班,每天教學任務繁重。3班有個男生卻總是在課內課外惹事。下課馬姐把他叫到辦公室批評了一番,其中用了一個不該用的比喻,稱他為“南方鬧藥”,因南方摩托噪音很大,所以通常會稱發出嘈雜之聲的人和事為南方鬧藥,是個帶貶義的比喻。學生當場就發飆了,馬姐立即穩住了他。坦率告訴他這個比喻的來歷,但南方摩托的噪音源于它強大的動力。而這個學生也確實是天資聰穎,能量很大卻釋放錯了地方,所以屢屢惹事。馬姐說他這樣揮霍他的能量是對自身天賦的浪費,可惜了父母給的好基因,這么一說他安靜了,聽馬姐分析他糟糕的現狀,以后也不再抗拒馬姐的教育,并以馬姐的監督為傲。他告知他的父親,以后不必為他擔驚受怕了,因為他有馬姐了,從此以后二人情同母子。

        “人都有講錯話的時候,老師也一樣。說錯了話一定要盡快補救,才能讓學生不記恨你,甚至感謝你,讓他們仍然懷著陽光的心態去面對自己的人生。如果老師敢于直面錯誤,不回避;坦陳心跡,不做作。把工作做到學生心底,把道理講到學生心服。教育是會產生奇跡的。”馬姐說。

        現在,這個學生家庭幸福,事業有成。年前馬姐與之暢談了好幾個小時,意猶未盡。

        故事二:張三李四

        馬姐班上因個別寢室長期內務紀律扣分,流動紅旗總是評不到,每次都說生活老師有意整她們。馬姐打算撤散這個寢室,但無人愿意接受她們,她們委屈,其他同學生氣,班上一度怨聲載道。左思右想,馬姐講了一個故事,張三李四上課各用一本書遮住頭趴桌上睡著了。這時候老師批評張三看書就睡覺,張三說那李四也睡了,老師于是說:李四是睡著了還在看書?馬姐自然知道學生會說老師偏心、不一視同仁。但讓學生討論的是為什么會出現這種偏心?學生熱烈討論著,漸漸明白了馬姐的用意:事情本來就沒有百分百的公平,任何人都不可能是一臺精密的儀器,看人看事不可能沒有一點出入。別人對老師的評價,多緣于老師自己平時的為人。與其埋怨別人,不如修煉自己。贊美不是別人給的,是自己用行動換來的。現在的修為也許不能立刻改變別人對你的印象,但一定會為未來打下基礎。若堅持做張三,頹廢懶惰,天空必定會烏云密布;若愿做李四,向上發奮,那每天便都是晴天。

        故事三:對癥下藥

        班上女生小麗(化名)聰明漂亮,有個性。學校要求穿校服、剪頭發,她堅決不從。說這是以制壓人、抺殺個性。馬姐很強勢:要么服從,要么回家。小麗鼻子里啍了一聲,奪門而出。馬姐知道又碰到一個較真的了,于是讓她到辦公室,雙方平靜下來后問道:“小麗,你媽媽是做什么的?”“醫生!你別想用她來壓我,她不會來學校的!”她氣鼓鼓地說。馬姐笑了笑,說:“我只是想知道上班時你媽媽穿什么衣服?”一聽完,小麗立馬把校服穿上了說: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你要講什么了,我會出去剪頭發的。”原以為的一場持久戰,一分鐘就搞定了。馬姐坦言道:“其實,學生是很單純的,一旦他們認為自己靠混或者靠橫可以鉆老師的空子,他們肯定會去試一試的,一旦感覺氣場不對時,他們思想轉彎也很快的。其實,這叫審時度勢,也是一個人感知幸福的基本能力。所以老師要了解學生、熟悉學生,看問題要一針見血,否則他們就會干擾老師的管理次序,就會出現一些棘手的問題。”

        故事四:二層效應

        班上有些學生總是喜歡發牢騷,好像什么事到他們那都不如意了,說出來的話也極具負能量。有一天,馬姐看到幾位同學下操后回六樓教室,有兩個跑得飛快,一下就到了四樓,互相打氣說:快只有兩層了。相視一笑,兩人一沖就進了教室。再看看后面幾個一邊爬一邊發牢騷,到了4樓其中一個說:怎么還有2層啰。于是那幾個人便罵罵咧咧、東倒西歪,好一會兒才回到教室。馬姐跟著他們進去,把剛才的情景復述了一遍。然后問同學們:生活中你們喜歡與說“只有兩層了”的人交朋友,還是與說“怎么還有兩層的人”話人生呢?當時教室里非常安靜。很多年后一個學生回來看馬姐,他說這個故事他講給很多人聽了,尤其是他的團隊,每次都感覺正能量滿滿。教學生用哲學的思維思考人生,可以培養他們獲取幸福的能力。

       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,一轉眼,馬姐也即將退休。在她上的最后一課上,我們依然看到了她美麗的笑容、精美的板書,更有她對教育事業的一片赤誠,不必感傷、唯有感謝與祝福。遇見了同學們,才有馬姐的最美時光。擁有了像馬姐一樣的老師,才有了麓山最美的時光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copyright©1998-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
        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
       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
        音影先锋看片资源站站